成都世界文化名城天府论坛专辑二 | 金元浦:成都创新:我国城市升级换代高质量发展的一个典范

中国纪实网
2019-07-24 16:08:10

成都怎么了,有这么多人来到这里,投奔成都;有这么多新的理念在这里诞生,分享成都;有这么多的实践在创造新的面貌:成都奇观。

 

一、先锋成都,它正在实施变道超车

 

2017527日讯,25日,第一财经旗下的数据新闻项目“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在上海发布了《2017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

如图所示,15个“新一线”城市依次是:成都、杭州、武汉、南京、重庆、天津、苏州、西安、长沙、沈阳、青岛、郑州、大连、东莞、宁波。

“新一线”城市的排名主要是根据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未来可塑性,赋予相对比重,按照分数的高低进行排名的。

成都排到了“新一线”城市的第一名,这让很多人感到惊讶。成都凭什么是第一名?

 

 

717日,腾讯研究院、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共同举办了“新文创·新动能”2018新文创产业峰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腾讯研究院及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等国内一流智库机构的专家在峰会上发表了中国新文创研究报告,慈文传媒、咪咕阅读、域上和美等全国文创领域知名企业、协会及产业园区畅谈各地文创土壤及成都文创产业发展现状及前景。最引人瞩目的是,本次峰会重磅推出了全国首个新文创领域城市排行——《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排行》,成都因其在产业活力、人才活力、政策活动、传播活力等指标上的优秀表现,在100个城市样本中脱颖而出,排名首位。

 

在本次峰会上,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发布了全国首个新文创领域城市排行——《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排行》,对国内数字文创经济发展情况进行了梳理和展现,通过指数特征,反映了2017-2018年数字文创经济在国内100个重点城市的发展情况。在《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排行》中,成都凭借人才活力、传播活力、政策活力等方面的突出优势,赢得综合排名第一。

2018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排行的评价体系主要包含6个一级指标,即产业活力(30分)、政策活力(10分)、人才活力(15分)、资本活力(15分)、平台活力(15分)、传播活力(15分)。二级指标主要以2017年数据为支撑,以各项指标的增长率等数据为主,体现一个城市在新文创产业的发展活力和增长潜力。

这项报告对活力的定义不强调规模、绝对值,更看重增长率、发展潜力等。100个样本城市来自腾讯研究院《2018互联网+指数报告》中数字文化的100强城市。各项数据主要来自腾讯研究院、百度大数据、国家统计局、各城市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Boss直聘、游戏产业网等。

当创新变成实实在在的产业成果,以创新为灵魂的新经济也得以发展壮大,不断吸引着财富、人才与技术的转移。发展新经济,成为中国许多城市经济提挡加速的最大引擎。

哪些城市的新经济发展最具竞争力和潜力?日前,赛迪顾问发布了《2016~2017年中国城市新经济竞争力年度报告》(简称《城市新经济报告》),评价结果显示,北京、上海、深圳位列2016年中国城市新经济竞争力前三名,中西部城市中,成都新经济竞争力排名第一。

在新经济的发展中,赛迪顾问团队认为,“城市是区域经济发展的龙头,是推动新旧动能转换的核心载体,是发展新经济的主要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在《城市新经济报告》中,位居西部的成都以31.15分位列全国第七、居中西部城市第一名。这与成都贯彻新发展理念探寻新路径不无关系。

“成都已经成为引领我国中西部和长江经济带新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赛迪顾问有限公司创新创业事业部经理王高翔说。

还有其他众多的排名,都对成都的发展给予高度肯定。

为什么?

观念的解放,带来实践的发展。目前,我国在中美贸易战的严峻背景下,新的经济如何发展、新的动能到哪里寻找,是摆在我们当前最紧迫的历史难题。

如何解决,成都提出新经济发展战略目标:是到2022年,基本形成具有全球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新经济产业体系,成为新经济的话语引领者、场景培育地、要素集聚地和生态创新区,建成最适宜新经济发育成长的新型城市。

这一计划十分宏伟,目标相当远大。思路新颖,路径清晰。

成都聚焦六大新经济形态,提出重点发展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绿色经济、创意经济、流量经济、共享经济。这六大新经济形态,涵盖了新经济发展的主要业态,形成了成都新经济发展的空间格局。为此,成都在组织机构上成立了统管新经济的管理机构,并成立了新经济研究院,以此智库作为对新经济的理论支持。这对成都的快速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这表明成都主管领导新时代新语境下发展观念的根本改变,即不再按照过去条块分割带来的封闭与区隔的观念来指导跨界运行、各业协同、创新频出的当下经济与社会,而是直面新潮提给成都的严峻的问题。以改革迎接新潮流,以改革创造新形态,以改革推动新发展。

其次,观念的解放,带来了创新创意创造的新景观、新潮流、新思路。也带来了“内容为王”的回归。切实落实中央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理念,并将创新放在最核心的位置。

第三,这一观念的解放,创造了崭新的跨界运行的方式。它认清了要想推动新潮流、新形态、新场景,就不能在原有的框架下修修补补,而是必须打破部门边界、行业边界、地域边界和所有制边界,实施边界作业。具国际研究,20世纪90%的新创造都是在交叉科目的边界作业中创造的。

 

二、为什么成为我国创新的高地?因为成都有文化

 

成都为什么成为我国创新的高地?因为成都有文化。

成都有着悠久灿烂的“天府文化”,成都人思想开明、乐观包容、时尚优雅、淳厚火辣。4500多年的的文明史,2300多年建城史。尤其它始终城址不变、城名未改,创造了世界城市史上的奇观。金沙文化,名满天下,都江堰泽润百世,交子改写世界金融史。这里还是世界美食之都,是国际购物天堂,是中国最佳旅游城市。成都已经拥有宽窄巷子、锦里、拥有武侯祠,他们已经为成都的发展焕发了多轮美丽光环。

但是,传统的文化如果仅止于此,在高速发展的当代世界无异于作茧自缚。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城市领导都曾坠入“资源魔咒”: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城市都有富集的传统历史资源。五千年的中国历史塑造了极其丰富灿烂的文明,也在几乎每一块土地上留下各种历史的遗迹。即使在深圳这个最年轻的城市,也并不是过去人们所说的文化沙漠,其数千年的历史文化遗迹,丰富灿烂,令人惊叹不已。新时代城市的高速发展,要求我们将所有传统资源进行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再创造。或原汁原味地进入博物馆,像四大发明,留下中国先民曾经的伟大创造,或适应时代要求,创造新时代的传统文化经典。面对传统文化的宝藏,中央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之首的创新——创意、创业、创造,依然是发展的首要动力。

举办成都创意设计节,进入世界创意城市网络,就是在十九大新发展观指导下,将成都建设为新的中国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城市。成都发布《西部文创中心建设行动计划》,以敢为人先、舍我其谁的宏大气魄,全面规划设计了未来发展的宏伟蓝图,展示了成都发展的创新精神。并以注重操作抓铁有痕的务实精神,成为中国西部的当之无愧的创新高地。

文化创意设计,是创意城市发展、创意产业、创意经济发展的先导性引领性和引擎式的产业。是高知识性、高增值性和低能耗、低污染的产业。设计,是文化创意产业的核心,而创意创新则是设计的核心中的核心。作为供给侧改革的原发产业,文化创意与设计服务,将从源头上改进和涵养城市的原创力。

推动成都创意设计产业的快速发展,也是成都城市发展的紧迫需要,是四川、乃至我国中西部文创升级换代的需要。国务院早在201410号文件,就曾全面论证了文化创意与设计服务的重大作用并进行了战略部署,要求创意设计为装备制造业、消费品业、建筑业。信息业、旅游业、体育产业和农业服务。随着我国中西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已开始贯穿在我国中西部经济社会各领域各行业。发展的现实已经初步呈现出多向交互融合的新态势。成都创意设计周,邀请了全球顶尖的设计机构和设计专家,吸引了全国乃至世界各国的创意家、设计家参与及“金熊猫奖”的角逐。他们的参与,充分展示了成都创意设计周的国际性和不断增长的全国全球影响力。创意设计将成为成都创意城市跨越式发展,创意产业融合推进的先导性产业。举办成都创意设计节,是进一步贯彻国务院最新文件,实现产业链全面运行的关键节点。是实现文化创意产业跨界融合的必由之路。

作为新发展的引擎,成都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等新型、高端服务业发展的重大意义在于,它将促进文化创意、科技创新、互联网+与多种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成为培育成都城市经济新的增长点、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产业竞争力的重大举措。也是发展创新型经济、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加快实现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的内在要求,是促进产品和服务创新、催生六大新兴业态、带动就业、满足多样化消费需求、提高人民生活质量的重要途径。未来的成都文创,将进一步将文化创意与高科技、与互联网,与双创融为一体,

成都主动跃入创意经济的世界大潮,正在进入中国文创的第一方阵,成为中国中西部发展乃至全国的一面高扬的旗帜。成都正式加入“世界文化名城论坛”,已成为世界关注的文化高地。其世界性地位,不仅需要在中国产生影响度和美誉度,更要将成都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送到世界去,在一带一路的延展中,展示成都的风采,盖上天府的印章。

成都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

有趣的是,最近中国第一高楼的报道有了新的竞争。中国第一高楼的桂冠本来已经被上海中心大厦成功摘走,它的总高为632米,共有127层,在气势上虽然不及世界第一高的迪拜哈利法塔,但在国内雄踞榜首,已是绰绰有余。建成后的上海中心大厦,几乎突破了我们对于垂直城市的大胆想象,它是上海最高的现代摩天大楼,也是被誉为“定海神座”的城市新地标。

但是,且慢上海,中国又一座超高层摩天大楼将要落户成都,并以677米的绝对优势稳夺榜首,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二高楼。

而先前还在建设中的“成都第一高楼”——蜀峰468 项目,还来不及真正面世就被半路杀出的天府新区677 夺走了光芒,被迫降格到“成都第二高楼”的命运

不错,成都正在步步登高。

 

三、成都,你为什么要拼命寻找独角兽?

 

中国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市场,全世界最大的贸易大国。中国坚持全方位开放,我们愿意让别人搭我们便车,巨大的国内市场,巨大的过剩资本,中国将成为发达国家的运转平台,也成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平台。

我们观察到,发达国家都在搞创意经济,但最后发现创意经济只有在中国才能落地,中国是他们发展创意经济的最好平台。苹果在美国遇到很多问题,制造业产业链常常断裂,一到中国深圳,配套企业都起来了,零部件全解决了,在美国干不成,在中国可以,中国成为发达国家所谓“创意经济”的平台,成都正力图成为这样的平台。

全球首个独角兽岛落户天府新区一期工程将于2019年底建成

那么,打造独角兽岛意味着什么呢?成都为什么以这种只争朝夕的精神推进独角兽企业培育和落户呢?

独角兽企业,不仅是衡量地区创新能力的一把标尺,更代表着未来新经济的发展方向。于成都而言,这是事关成都创意经济成败的关键。

去年11月,成都市召开新经济大会,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提出要发展新经济的“六大形态”和“七大运用场景”。“要发展新经济,重塑城市新经济发展的空间规划格局,就必须要有城市新经济发展的主题聚集区。

成都市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张宇表示,独角兽岛的建设规划也旨在为成都企业提供良好的生态环境。“独角兽岛能助力城市经济战略转型,提供重要的载体支撑。”张宇以杭州举例,“2000年杭州提出打造电商,由此崛起了阿里巴巴集团,该集团共孵化了7家独角兽企业。”张宇表示,独角兽企业正是城市战略转型重要的微观主体,独角兽企业的诞生也会引领城市产业生态发生根本变化,而独角兽岛建设的背后也释放出政府愿意为企业服务的意愿,“独角兽岛不仅仅是一个名词,一个载体,一个社区,更是一个重要的聚集区,重塑了城市新经济发展的空间格局。

成都要努力打造智能经济发展城市的样本。据介绍,独角兽岛项目将突出公园城市特质,按照全周期培育、全要素保障、高品质生活的产业生态圈建设思路,以智慧复合型绿色生态园区规划为基础,以新经济应用场景构建为目标,以独角兽企业引进培育为根本,高标准建设集“新经济、新梦想、新城市、新建筑、新生活”为一体的独角兽企业孵化培育平台,努力打造独角兽企业话语引领者、场景培育地、要素聚集地和生态创新区。

高位推进项目规划建设的同时,天府新区开展了一批瞪羚企业、准独角兽企业和独角兽企业招商,并取得成果。52日,独角兽岛迎来首家独角兽企业,作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估值最高的独角兽企业,商汤未来创新中心暨“一带一路”总部项目在成都签约。

成都大力引进、培育独角兽企业,在总体上是成都新经济发展的战略规划的一个“先头部队”,是成都更大手笔的一个组成部分。成都基于自身的资源禀赋、人才储备、产业基础和比较优势,提出重点发展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绿色经济、创意经济、流量经济、共享经济,涵盖了新经济发展的主要业态,形成了成都新经济发展的空间格局。这是推动成都经济升级换代、高质量发展的总格局,总部署。它增加了成都发展的新动能,是建设当前我国城市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一次大胆尝试,将开创成都新经济发展的新征途。

成都提出新经济发展战略目标是到2022年,基本形成具有全球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新经济产业体系,成为新经济的话语引领者、场景培育地、要素集聚地和生态创新区,建成最适宜新经济发育成长的新型城市。这是对党的十九大报告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的积极践行。

 

四、实现跨越?要找出创造性转化的路径与通道

 

成都城市升级换代实现高质量发展这一宏伟目标如何实现?回答:结合成都的基本要素禀赋、人文环境和新经济发展所需硬件,成都提出五新路径五新路径即实施五种基本路径设计,有力支撑新经济发展战略目标。

所谓五新路径是坚持以新技术为驱动,坚持以新组织为主体,坚持以新产业为支撑,坚持以新业态为引擎,坚持以新模式为突破。这是一场路径选择上的大变革,是思想解放的实践性成果,是我国各级政府最关注的“究竟怎么干”,可操作,可执行,有利器指导怎么使。

坚持以新技术为驱动。新经济的萌芽需要核心技术的突破,需要领先的科学技术和前瞻的产业选择。在关键技术实现突破,才能强化在价值链上的主动权,遵循新技术驱动新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成都提出力争到2022年科技综合实力进入全国前列,重视新技术、重视成果转化、重视研发投入,很好地把握了新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 <br>

坚持以新组织为主体。新组织是新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也是实现其战略目标的有力保障。从美国新经济发展实践看,经济范式的转变在使生产模式转变的同时,也带来企业组织模式的变革,企业生产模式的变革客观上要求组织模式创新。成都推动各类创新组织、创新企业迅速成长,培育扶持一批独角兽企业,聚集一批新经济领域高端领军人才,正遵循了这一发展规律。

坚持以新产业为支撑。产城融合、协同发展是符合城市崛起发展的大势。成都提出力争到2022年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50%以上,形成电子信息万亿级产业集群和生物医药等6个千亿级产业集群,牢牢把握住了新经济的主导产业,以高新技术装备的制造业和服务业成为新经济的主体产业的发展大势和规律。

坚持以新业态为引擎。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互联网+”将信息技术的创新成果深度融合于经济社会各领域之中,企业内部价值链和外部产业链环节的分化融合、行业跨界整合,形成新型的企业、商业乃至产业的组织形态。技术裂变催生的新业态创造了新需求,形成了新的发展引擎。成都紧紧把握这一技术发展内在规律,坚持以新业态为引擎,彰显了决策智慧。

坚持以新模式为突破。经济发展模式是一种生产力增长机制、运行规则的表现形式,不断创新发展模式的目的就是增加生产关系与生产力发展的适应性。成都坚持以新模式为突破,遵循了新经济发展的内在发展规律,将持续为新经济发展传递新动能。

成都并不是头脑发热,喊喊口号,乱放卫星。而是有扎扎实实的实施运行的路径安排和行动部署。

 

有顶层设计,有文化底蕴,有创新思路,有路径安排,先锋成都在路上。

前路尚有险阻,尚有困厄,尚有困境……

计划很好,执行力如何?坚持到底的勇气和实践如何?

勇者胜,智者胜。

推荐阅读: